阿梓是个老dd人了

关于伊萨克生日这一天

——写在前面——

其实这个剧情在这周三更新七日小剧场的时候我就放在小剧场里了,修改了一些内容。

咱是在电脑上txt写好以后复制过来的,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地方有些怪,咱捉虫了两次,应该没什么问题了,如果还有奇怪的地方请家人们告诉我_(:з」∠)_ 

咱是第一次写这个,就有什么玩梗不对,ooc,逻辑错误的地方还请家人们指正。

觉得看得不舒服了直接右上角没关系的,咱对自己文笔有自知之明,家人们千万别勉强自己。

分割时间用的日期,回忆用横线隔开了。内心os和部分描述写在括号里了。


————正片开始————


3月3日晚  中央庭楼下

伊萨克:“那么,今天的巡查就结束了。”

指挥使:“哈~”

伊萨克:“那个...咳,指挥使...”他看向地面,右手不自在的摸了摸后颈。

指挥使:“嗯?怎么了?”

伊萨克:“明...”(小声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咳,我是说,明天见。”

他飞快的瞟了你一眼,你捕捉到他耳根后的一抹红。

指挥使:“当然,明天早上见。”

你笑了笑,做了一个“拜拜”的手势,然后走进中央庭。

靠在房间沙发上,想起伊萨克刚才期待的眼神。

指挥使:“还好提前做足了准备,不然可就辜负了这份期待啊。”

你看向桌上的日历,代表明天的那个日期被做了特别标注。这个标注自然是你亲手画下的,日历下还压着一份清单。

指挥使:“毕竟明天可是3月4日啊,某个小可爱的生日。

3月4日

你难得的没有请安叫你,起了个大早。简单收拾了一下后就去往圣星教会。远远的,你看到了那个身影如往常一样,在教堂门前等待着你。

伊萨克:“早安...指挥使。这是我今早做的三明治,我们巡查路上...边走边吃吧。”他手里拿着三明治,眼神中是藏不住的欢喜。

指挥使:“额...”(你这孩子怎么还想着巡查啊!!!)

伊萨克:“嗯...怎么了?”见你不接三明治,他略带疑惑的看着你。

指挥使:“今天不用巡查啦,来,我先带你去个地方。”你无奈的拉着他的手,向教会里走去。

伊萨克:“诶?可是晏华先生那边...”他有些惊讶的看着你。

指挥使:(所以重点是晏华吗???)

指挥使:“晏华那边我请过假啦,我可没有无情到让寿星生日当天都要工作一天啊。我今天都陪你过生日哦。”

你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颊。嗯,一脸的胶原蛋白。你这样想着。

伊萨克:“...谢谢”(小声)  伊萨克:“但是...晏华先生他那么...你是怎么请到假的...”

他没有拨开你的手,你的手指感受到他脸颊的温度似乎变热了些。

指挥使:“(`Д´*)”(你这孩子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?!)

———时间回到上周————

晏华:“你说你下周要请假去和伊萨克过生日?”

晏华单手托着脸,在批改文件的空闲里看了你一眼。

晏华:“......”晏华放下了笔双手抱胸。

指挥使:“(=ω=;)”你紧张的看着他。

晏华:“......  ......”晏华扶了一下眼镜。

指挥使:“(•́ω•̀ ٥)”(大哥你说句话啊!)

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测试小鸽:“啊,指挥使头上怎么出现了瞄准的标志啊,好像是1.2s警告诶。”(棒读)

指挥使:“Σ(ŎдŎ|||)ノノ”

指挥使:“晏华你别这样!!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基本上都全年997了!!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是不对的!!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只是想陪朋友过个生日而已!!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冷静啊!!!”

晏华捏了捏鼻梁:“别吵了,没说不让你去。”

指挥使:“诶???”

晏华:“那天的工作记得抽时间完成。另外遇到特殊情况就告诉我们,路上小心。”

指挥使:“好好好,晏华再见!”

说完你就一溜烟跑出了晏华的办公室。

刚出门就见到了安托涅瓦。

安托涅瓦:“指挥使。”她笑着朝你招了招手。

指挥使:“嗯?涅瓦有什么事吗?”

安托涅瓦撩了一下头发,温和的开口:“别看晏华那么严肃,他的意思其实是:需要帮忙的话就找我们。毕竟是一年一次的生日,如果你在苦恼要准备什么的话,就来找我们吧。比如提前预约位置,做一些简单的准备什么的。”

指挥使:“嗷!涅瓦真好!诶等等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安托涅瓦:“唔...你在里面叫得那么大声,我就在门外,想不听见也是件困难的事呢。”

指挥使:“(ΩДΩ)”

指挥使:“啊啊啊,涅瓦你别说了!!!”

———回忆结束,回到教堂里的时间———

指挥使:“咳咳......请假的具体过程我不是很想回忆。”

说话间,你们到了教堂里。

伊萨克:“来这里...做什么?”他眼里的疑惑似乎要凝成实质了。

指挥使:“嗯,我问过瑟雷斯修女他们了。他们允许今天我用那边的钢琴给你弹一首歌。”

你坐在琴凳上,手指拂过琴键,奏响了这首你们都熟知的圣歌。

伊萨克:“这是......!”

伊萨克:“......奇异恩典。”

你听到他的声音颤抖着夹杂着震撼与喜悦。随后,你听到他在你身后小声唱着。

伊萨克:“Amazing grace,(奇异恩典,)

How sweet the sound。(何等甘甜。)

That saved a wretch like me,(我等罪人,竟得赦免。)

I once was lost, but now I'm found。(昔我迷失,今被寻回。)

Was blind, but now I see。”(曾经盲目,又得重见。)

...... ...... ......

弹奏结束,你从琴凳上站起来。

伊萨克局促的拉着你的手, 声如蚊呐:“指挥使...真的非常...谢谢。”

指挥使:“嘻!那你等一下,我把这里收拾好,我们去下一个地方。”

伊萨克:“诶?还有...其他...?”他的眼神就像小狗一样,湿漉漉的。

指挥使:“我当然不会就只准备这一个节目,你好好期待吧。”

......  ......

你和伊萨克在海湾侧城坐着游艇绕着中心海游览,就准备度过上午的时光。

指挥使:“呼,不是节假日,人不多的感觉真好,可惜现在的天气不允许我们下水啊。”

你趴在栏杆边感叹。

伊萨克:“啊...没关系的,海风...很舒服。”

他一只手扶着栏杆,眼睛微微眯着望向远方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指挥使:“舒服归舒服,但是也就岸边热一些,现在到海上了,你还是别贪凉,把外套穿上比较好哦。”

说着,你把他搭在另一只手上的衣服拿起来,给他套上。

指挥使:“你刚才在想什么,那么入迷?嗯?”你边给他套衣服边说。

伊萨克:“...啊,没什么特别的,就是之前我们...在海岛上度假的事情。”

他别过脸,拢了拢你给他套上的衣服。

指挥使:“哈哈,我记得那次薇拉还想在快艇上装大炮。”

伊萨克:“我也是在那个时候...学会的冲浪。”

指挥使:“唔...回忆的时候果然还是要配一些饮料零食,要不要尝尝这个?”

你拿出一个杯子,递给他。

伊萨克:“这是...奶茶吗?...还是咖啡?”

他打开盖子喝了一口,瞪大了眼睛。

伊萨克:“这明明是...液体吧,为什么喝下去就像...吃到了蛋糕一样。很...神奇。”

指挥使:“嘿嘿,这是我之前摩卡研究出来的新品,就是‘液态蛋糕’哦,怎么样,味道不错吧?”

伊萨克:“好吃...等回去了,可以...教教我吗?”

他捧着杯子,你感受到他带着希翼的目光。

指挥使:“当然可以,我还带了好多吃的,我们边吃边说吧。”

你们来到游艇的小阳台,把带来的物品放在了桌子上。

这个时候,你听到一阵高亢而清脆的叫声。你转头看去。几只海鸥正朝着桌子俯冲。

指挥使:“为什么这个季节会有海鸥啊!!!”

你们手忙脚乱的把拿出来的东西又带回船舱。

......  ......

按照计划,下午带着伊萨克来到了古街。

指挥使:“我听雯梓说啊,花火祭的时候,古街的大家会在纸上写下愿望,晚上放在河灯里,让河灯顺着河飘走,以此希望自己的愿望能被神明听见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指挥使:    “到时候,天上的星光,夏夜的萤火虫,还有河里的花灯,只是想想就觉得那样的美景就在眼前一样,触手可及啊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指挥使:“还有夏日擂台的对弈竞猜什么的,,,,,,”

伊萨克:“指挥使......我想......”

指挥使:“嗯?想做什么?”

伊萨克:“今年......花火祭......”

装作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,你继续问:“今年花火祭怎么啦?”

伊萨克:“我们......一起......”

伊萨克脸红到耳朵根了,他身上幻力变得有些不平稳,周围空气也变得热了一些。

指挥使:(哦豁完蛋,再逗下去要出大问题。)

指挥使:“不止今年花火祭啊,以后你想去哪里玩,我都可以带你去。”

伊萨克:“嗯...好......”

......  ......

到了私房菜馆的包厢。指挥使:“感觉怎么样?”

伊萨克:“嗯......很好吃。”

指挥使:“诶嘿,其实你面前这几个菜是我拜托老板让我借用厨房做的~我唯一的评委,做个点评吧~”

伊萨克:“唔......之前听璐璐小姐说,你做的菜硅基生物吃了都说好。”

指挥使:“emmm......我就当你是在夸我好了。啊,对了。”

你变魔术似的拿出一个盒子,里面是一条项链:“这是生日礼物哦,生日快乐!伊萨克!”

为了防止被伊萨克拒绝,你抢先一步把项链戴在了他身上:“特别给你定的!本店小本经营,物品一经送出,概不退还!”

伊萨克低着头,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:“我...很喜欢......”

你揉了揉他的头:“哈~你喜欢就好,我们继续吃吧。”

......  ......

今晚,在伊萨克的强烈坚持下,如同每次巡查结束那样,他把你送到了中央庭楼下。

伊萨克:“今天真的.....唔,我很开心......”

指挥使:“哈?你刚才是不是又要谢谢我?你要是真的想谢我的话,那来抱一下?”

你张开双臂,笑眯眯的看着他。

你看到他很明显的颤抖了一下。

指挥使:“好了,不逗你了,我先上......”

话还没说完,你落入了一个带着青草味的怀抱,他在你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话,可惜的是,这句话消散风中,你并没有捕捉到。

等你回过神时,他后退一步,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,站在你的面前。

伊萨克:“那么...明天见。”说完,像是逃跑似的离开了。

你笑了笑,看着他仓皇逃走的背影和微红的耳朵,回应道:“嗯,明天见。”

是的,突破了轮回的我们会有很多的“明天”。


————苍白命运的蔚蓝恩典,是风,是我所遇见的你。

Thank you for watching.


[小剧场——关于项链的定制]

丽:“你让本小姐用黄金都买不来的宝贵时间帮你找人定制这个?”

丽:“......”

丽:“也不是不行,那你答应下次也帮我个忙吧。放心,不会违背你的原则的。”

指挥使:“呃...那就麻烦你了?”

回去的路上总觉得像是签了卖身契。

是错觉吧?

嗯,错觉。



接下来是咱的废话(bushi)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其实之前想的是第七天晚上再轮回(没错当着面轮回)后来想想太刀了,还是决定做个人【滑稽】。

删删减减了一些,写得巨细无遗的话就特别流水账了。(虽然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就是了)

咱在游戏里的剧场是有写最后狗狗说了什么的,但是仔细想想,这句话不写出来感觉更好。嗯,说是留白艺术也好,缺憾美也罢,就是只感觉。

也有想过写在海湾遇到阿岚、雷少,在古街遇到钟家兄弟、雯梓等人的,但是后来想了一下,大家平时巡查等日常生活里也会见到,咱拿捏不好这个度,写出来感觉有些喧宾夺主?咳,请原谅我的用词不当。

很早之前就想做这个的,yy的是手书,但是咱就只会剪辑。就不画火柴人出来让硅基生物找到家的感觉了,诶嘿。